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天降我才必有用討論-第八百九十八章 不誠實相伴

天降我才必有用
小說推薦天降我才必有用天降我才必有用
张弛道:“我们中国人有句俗话叫高瞻远瞩,过去我都不了解是什么意思,今儿我算是见到真人了。”
吉野良子呵呵笑了起来:“高瞻远瞩总比鼠目寸光要好。”
挪动了一下身体,离张弛远了一些,不过身体的曲线却更加诱人了:“这栋别墅张先生还没有住过吧?”
“可能是我和这栋房子无缘吧,买来之后就装修改造,改造好了就转让给了夫人,现在想想还真是有些后悔呢。”
吉野良子望着这个得了便宜卖乖的主儿,有些气不打一处来,笑眯眯道:“你若是后悔,咱们成交价打个八折我再卖给你。”
张弛看了一眼吉野良子:“夫人开玩笑了,我怎么能占您这么大便宜呢。”
“没开玩笑,你知道我要什么。”
张弛故作迷惘:“您不是看上了园子吗?”
吉野良子道:“可园子是被人动过的。”
张弛笑道:“那我就不知道了,反正我从陈建宏手里接过来就是这个样子,在我之前还历经了两位主人,林朝龙死了咱们不说,陈建宏还活着,不如你去问问他,看他是不是动过什么地方?”
吉野良子道:“你对林小姐了解多少?”
“她跟这件事有关系吗?”
吉野良子笑了笑:“其实你应该多关心关心她。”
张弛从她的奉劝中听出了一些威胁的意思,向司机道:“停车,我到了!”事实上离酒店还有一公里的距离,话不投机半句多,他并不想和吉野良子继续聊下去。
吉野良子也没有阻止,让司机停下车,在张弛下车之前,将一封信递给张弛:“帮我交给林小姐。”
张弛道:“你为什么不亲自交给她?”
吉野良子道:“林小姐为人很高傲。”
张弛接过那封信,吉野良子道:“张先生真不需要我送你最后一程。”
张弛意味深长道:“还是我送你。”
吉野良子笑眯眯挥了挥手,车窗升腾而起,将张弛隔绝在外面落雪的世界。
张弛望着吉野良子远去,直到车影消失。
雪已经积了一寸厚,街心变换的红绿灯为这突然变得单纯的都市笼罩上了一层妖异的色彩,张弛将那封信揣在衣兜里。
手机在这时候响了起来,林黛雨的电话。
接通之后,张弛没有说话,倾听着听筒中来自于林黛雨的轻柔呼吸。
他不说,林黛雨也不说,两人就这样沉默了一会儿,终于还是林黛雨率先打破了沉默:“生气了?”
张弛笑了起来:“我心眼没那么小,安全抵达了?”
林黛雨嗯了一声。
张弛道:”对了,吉野良子托我转交给你一封信。”
林黛雨道:“你送过来啊。”
张弛愣了一下:“什么?”以为自己听错了。
“送过来啊。”
张弛向周围看了看,午夜召唤是又想折腾自己了,还是意味着其他?
去还是不去?张大仙人经过了半秒钟的深思熟虑还是做出了决:“你住在哪儿?”
“你住在哪儿?”
张弛明白了,敢情林黛雨跟自己住在同一家酒店,问明了房间号,居然和自己还在同一楼层,要说林黛雨不是存心故意都不可能。
张弛先回自己房间洗了个澡换身衣服,这才去拜访林黛雨。
林黛雨把门开了一条缝,好像没有邀请他进去的意思。
张弛从门缝里把信递给了她。
“谢谢!晚安!”
蓬!
张大仙人望着这紧闭的房门,满腔的热情瞬间平复,果然是自己想多了。
这一夜雪下得很大,张弛睡得也很安稳。
清晨五点钟的时候,门铃声把他吵醒,张弛拉开房门一看,外面站着林黛雨,林黛雨已经穿戴整齐,这套装备一看就是要户外远行的样子。
张弛道:“有事啊?”
林黛雨道:“快点起床,十五分钟后出发,停车场见。”
“干什么?”
“别问了,你快点啊。”
张弛挠了挠头,再次确定了一下时间,五点刚过,外面天还黑着,这林黛雨的脑子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好像昨晚根本没有跟自己约要出门的事情。
虽然对林黛雨的做法有些腹诽,可张弛还是尽快洗漱穿衣,在约定时间内来到地下停车场。
林黛雨正将一个登山包放在后备箱内,关上后备箱,向张弛道:“傻愣着干什么?上车啊。”
张弛道:“你总得告诉我要去哪儿啊?这大清早没头没脑的。”
林黛雨道:“怎么?你还担心我会害你不成?”
“大小姐,我还没吃饭呢。”
林黛雨递给他一个纸袋,里面装着给他准备的早餐,张弛看了一下,三明治咖啡,抱怨道:“我又不喜欢吃西餐。”
“有的吃就不错了。”
林黛雨驱车驶离了停车场。驶出一段距离,朝右边看了看,正看到张弛大口大口吃着三明治,林黛雨忍不住撇了撇嘴:“你不是不喜欢吃吗?”
张弛道:“没得选啊,总不能饿着。”
林黛雨道:“也不知谁惯得你这臭毛病。”
张弛只当没听到,三两口吃完了三明治,又喝了几口咖啡,发现林黛雨出城驶向城东高速入口的方向:“嗳,你到底是往哪儿?”
“吃饱了睡你觉,醒了就知道了。”
“你该不是要把我给拐卖了吧?”
林黛雨道:“牲口大了值钱,人大可不值钱。”
张弛道:“那也得分什么人,什么地方。”
林黛雨眼角鄙夷地看了他一眼,遭遇到这厮满怀暧昧的眼神,俏脸红了起来:“再胡说八道我给你踢下去。”
张弛道:“得嘞,我睡觉啊,到了地方叫我。”他说睡就睡,一路上连睡得跟死猪似的,自然一句话都没说。
林黛雨高度怀疑这厮是故意装睡,打着睡觉的借口不搭理自己。
因为下雪,高速有段地方封路,林黛雨只好选择下高速走国道,进入澄海之后,路况明显变差,道路的颠簸让张弛醒了过来。接连打了两个哈欠,揉着惺忪的睡眼:“这是哪儿啊?”
林黛雨没好气道:“你没长眼睛啊?不会自己看?”
张弛朝外面看了看,到处都是一片银装素裹,还真不好判断,这会儿刚好也没有路标,他掏出手机,现在智能手机定位能轻易解决这个问题。
定位在澄海,距离清屏山也很近了,张弛道:“你带我来澄海干什么?”
林黛雨道:“哪有那么多为什么?我一个人想爬山了,所以叫上你做伴。”
“我说外面还下雪呢,里面会不会封山?”
“从后山走啊。”
张弛道:“你路况好像还挺熟啊。”
“不是听你说过吗?”林黛雨说完,意识到自己失言了,当初张弛给她介绍清屏山的时候,她偎依在他的怀里,那时候是他们两人关系最亲近的阶段,两情相悦,无话不谈,现在虽然表面上还算过得去,可心中的距离却很远。
张弛点了点头:“有言在先啊,不能像昨晚那样丢下我就走,荒山野岭的,我要是被野兽给叼走怎么办?”
林黛雨道:“前面就是红星小学吧?”
张弛看到前方飘扬的红旗,点了点头,他给林黛雨指路,直接将车开到了后山的入口,来到过去时常停车的地方,可能是天气太冷,过去一直在这儿负责看守场地收钱的老头儿并没有出现。
张弛今天穿得有些过于整齐了,尤其是脚上还穿着皮鞋,并不适合登山。
林黛雨道:“后面有给你准备的衣服,你换上再走。”她推开车门先下去了。
张弛一个人在车内,拉开行李袋,林黛雨居然给他准备好了衣服和鞋子,非常周到,连保暖内衣都准备好了。
张弛去后座迅速把衣服给换上,衣服不大不小,鞋子刚刚合脚,林黛雨对自己的身材尺寸还是那么熟悉。
换好衣服,张弛用手机的摄像头观察了一下,帅呆了。
手机上出现了一行弹幕——保护好我女儿,不用问肯定是老阴货在作妖。
张弛很想问问老阴货,林黛雨发生了什么,可林黛雨就在外面,好像并不适合交流。
张弛推开车门走了出去,看到林黛雨拿着手机正在拍雪景。
张弛主动请缨帮助她拍照,林黛雨也没拒绝,将手机给他,让张弛帮自己拍了几张,摆pose的时候居然流露出几分羞涩,两人好像突然又回到当初恋爱的时候。
短暂的停留后,他们开始向山上出发,林黛雨虽然没有交代,可张弛认为,她这次来清屏山应该和温泉山庄有关。
前方的道路被人为设起了路障,不然汽车应该可以直接沿着新修的道路一直开到温泉山庄工地的。封路的地方有一间小屋,小屋外面贴着一张公示,上面写着现在里面已经停工了,复工要在正月十五之后,其中有一条是警告闲人不许入内的。
张弛和林黛雨虽然都是闲人,可他们压根就无视这张警告,张弛从围墙上翻了过去,本想拉林黛雨一把,却发现林黛雨已经手脚麻利地翻到了围墙里面,这身手一看就是专业训练过的。
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天降我才必有用 石章魚-第八百九十八章 不誠實閲讀
张弛给林黛雨打预防针道:“就这种天气情况,可能雪还会越下越大,咱们搞不好会在山上过夜。”
林黛雨将背包丢给了他:“不怕,带帐篷了。”
张大仙人道:“一顶帐篷,那咱们俩……”
林黛雨仿佛没听见一样,甩开两条长腿率先向前走去。
张弛背着包跟在她后面,林黛雨为什么会对这里感兴趣?肯定不是因为自己,难道是从林朝龙留给她的遗产中发现了什么?要说这个老阴货也是作孽,何必把自己女儿卷入到这场风波中?如果他一直装死,林黛雨就不会了解任何事,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想起林朝龙的表现,他目前应当是后悔了,后悔让女儿知道太多的内情,可他又无法说服女儿放弃,所以才会求助于自己。
张弛看到手机上出现了一行字——她一心想为我复仇,很危险。
张弛暗自叹了口气,林黛雨的仇恨是林朝龙赋予的,看来她已经知晓了林朝龙死去的真相,所以才会联合韩家兄妹对付楚沧海,最近一段时间也的确给楚沧海制造了一些麻烦。
林朝龙的死直接原因是楚沧海和秦君卿,可归根结底还是楚文熙造成的,林黛雨是不是也把楚文熙列为复仇的目标之一?
如果她知晓了全部真相,仍然接近自己,难道是为了通过自己对付楚文熙?张弛很快又否定了这个想法,他相信自己和林黛雨的初恋是单纯且美好的,林黛雨应该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两人已经拉开了不短的距离,林黛雨停下脚步,转身向他道:“怎么回事?你没吃饭啊?”
张弛不紧不慢地来到她的身边:“小雨,你要是什么都不肯说,我就不去了。”
林黛雨道:“不去就不去,把包给我,你自己回去吧。”她转身就走。
张弛只能又跟上去。
林黛雨道:“你不是不打算去了吗?”
张弛道:“我这不是不放心你嘛。”
“真不要你关心我,我什么场面都能应付。”
张弛道:“你过去没来过这里吗?”
林黛雨道:“你过去经常来这里吗?”
张弛点了点头,没必要跟她较劲。
林黛雨道:“我外公生前经常来这里采药,所以我过来看看。”
张弛道:“我也听说了,可你为什么非得大雪天来,等春暖花开的时候再过来多好。”
林黛雨道:“世事无常,人生苦短,谁也不知道自己能活到什么时候,万一我等不到那时候呢?”
张弛愣了一下,然后大声笑了起来:“怎么可能,一看你就是长命百岁的福相。”
林黛雨摇了摇头道:“我不想长命百岁,一个人孤苦伶仃的,就这样活上百年其实是一种折磨。”
张大仙人因她的话而心疼,望着林黛雨忽然觉得她是如此的可怜,也许自己也是造成她不幸的成因之一。
“很同情我是不是?”
张弛笑道:“怎么会,你一个亿万富姐怎么需要我一个穷小子来同情?”
林黛雨道:“不诚实,你一点都不诚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