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玄幻小說 樓乙 線上看-第三千兩百二十四章 血仇得報讀書

樓乙
小說推薦樓乙楼乙
这出现说话之人自然是冷幽了,而他其实早就待在这个地方了,之所以一直没有出现,也是因为他想要好好看看央宗,值不值得自己亲自培养。
现在看来这小子的确是块好材料,冷幽想要收央宗为徒,可并不是说说而已,当初想要收他也是因为他是楼乙的徒弟,他想要恶作剧一下,帮他调教调教央宗。
可是真正与央宗接触之后,他发现这小子的确是块好苗子,既然是块璞玉就要细细雕琢才是,所以冷幽便真正动了收徒的念头。
也正因如此他才会主动带央宗去查探暗影殿的动向,央宗这一路上可是被他折腾的几乎半死,冷幽倒是因此乐此不疲。
到了现在,当楼乙告诉他央宗可能出事的时候,冷幽告诉后者央宗不会有事,可是内心却也是紧张的,甚至是有些气愤的。
这就好比是他看上的一件宝贝,突然莫名其妙的丢了,那么他就一定要亲手将他夺回来,所以在进入这个阵法结界之后,他便头也不回的钻进了这处裂谷之中。
一路上凡是遇到之人,基本都死在了他的手里,这也让他顺利的查找到了央宗的下落,本来他赶到之时便要动手解决这些家伙,可是看着央宗那睚眦欲裂的目光,他又突然改了主意。
生死极限能够极大的压榨一个人的潜能,极限的生死也能够催生出更为强大的求生欲,楼乙当初曾经这么说过,但是却并不希望央宗这么去做,而楼乙当初所说之人的原形便是冷幽。
这家伙就是一个将生死置之度外,经常将自己置身于危险之中的这么一个人,但是冷幽之所以这么做的原因,一来是为了在极限的条件下压榨自己的潜能,要让自己变得更强。
二来则是厌世的情绪作祟,他实力越强便越能够感受到自身与他父亲之间的差距,在他看来其父亲的实力早就已经不适合再待在这个下界的人界之中了。
可是他却偏偏不走,不去踏上天外天的道路,冷幽不知道他父亲内心究竟在想些什么,他唯一清楚知道的就是,他的这个父亲是个冷血的疯子,对他而言自己只不过就是一个任其摆布的棋子罢了,什么骨肉亲情在对方的身上,根本没有半点体现。
即便是自己在遇到危机之时,他出手相救,也仅仅只是因为自己是对方的道具,他不想浪费掉罢了,一想到他父亲那冷漠的模样,冷幽就有种说不出的委屈。
冷幽表面冰冷但内心却是个极度脆弱之人,他渴望亲情、友情却又不敢表露出来,但凡他对任何人暴露出这一类的情感,那么他所倾诉的那个对象,必会在其眼前被杀。
也正因如此冷幽开始变得越来越孤僻,性格也越来越乖张,他无法将内心最真实的情感展现出来,便只有靠杀戮跟危机来麻醉自己。
还好楼乙在他即将坠入深渊之前,伸出手来拉了他一把,让冷幽看到了逃脱的希望,让他慢慢感受到了四周的空气除了冰冷之外,还带着丝丝缕缕的温暖。
正如楼乙所言,冷幽正在一点点的改变,尤其是小幽福的事情,更是成为了改变他的契机,使得他终于是真正的打开了心扉,从那个封闭、乖虐、扭曲的外壳里破茧而出。
虽然这个改变并不能够一蹴而就,但至少他起了一个好头,冷幽看着央宗浴血奋战之时,内心也在为他加油,若是央宗真的不支,他也会及时出手杀光这里的所有人。
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樓乙討論-第三千兩百二十四章 血仇得報看書
现在关硕棠想逃,冷幽又如何能够随其所愿,杀了他的手下不过是给对方一个警告罢了,他不会亲自动手干掉对方,因为这是他未来徒弟要做的事情。
冷幽看向央宗,此时后者的精神似乎处于恍惚的状态之中,这也是因为央宗实在是已经到达极限了,是超越极限还是不支倒下,就看他自己的潜能了。
血炎熊熊燃烧,央宗将双刃贴在胳膊两侧,身影陡然化作一道血线,一声震耳欲聋的虎咆发出,震荡得周围空气瑟瑟发抖。
刹那间无数血花飞溅,一刹那央宗的身影便出现在了关硕棠的眼前,那宛若浴血修罗一般的身姿,那宛若鬼魅一般飘忽不定的血炎,都使得关硕棠的心快从嗓子眼里飞出去了。
刹那间一道红线掠过关硕棠的身躯,血还未喷涌而出,便又有血线闪过,刹那间万千血线如流星划破空气一般,仅仅一瞬间的功夫,关硕棠的身躯便被肢解成了碎片。
咔擦!
双剑归鞘的一瞬间,关硕棠的身躯便如盛放的海棠花一样,鲜血喷溅的同时血肉一片一片飞散,而此时的关硕棠却并未死去,血肉不再脏器清晰可见,在血淋淋的骨头之上耷拉着,关硕棠的脑袋上早已没有了一丝血肉,他看上去极为痛苦,但却叫不出来也动弹不得。
央宗的身躯摇晃了几下,拼命让自己稳住身体,然后缓缓伸出一只手掌,捏在了对方的心脏之上,那一刻关硕棠的心跳的无比的快,那一瞬间他惊吓的脑子都从颅骨之中爆了开来。
央宗的手掌用力一攥,便将关硕棠的心脏捏爆开来,同时他的脑浆也从破碎的颅骨之中爆出,央宗用这样的方式,解决了他们一家最大的仇人,但是他很清楚眼前的这个人只不过是个傀儡罢了,真正的主谋恐怕另有其人。
央宗恍惚间目光投向了在一旁站着的冷幽,用尽最后力气说道,“我…同意……”
冷幽闻听此言笑了笑,将昏厥过去的央宗给接住,然后轻轻的放到了关硕棠之前坐过的椅子之上,对其说道,“既然如此,那为师就送你一份薄礼吧!”
刹那间冷幽气场全开,一瞬间在场的所有杀手,都感觉到了一只无形的手,掐在了他们的咽喉之上,这一瞬间他们想到的只有死字,甚至连逃跑的念头都忘却了。
一瞬间的功夫,在场的所有人皆身首异处,冷幽再度现身,将央宗抗了起来,跟没事人一样离开了,原地只留下一具具无头无心的尸骸,以及那具被冷幽故意放在了椅子上的骸骨。
冷幽恶作剧一样的将关硕棠的骸骨摆弄一番,让他的指骨夹住一枚染了血的翡翠蜜葡,然后塞进只剩下骨头的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