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九日焚天 神車架架-第九百七十章 你若不服,我便再踩你一次推薦

九日焚天
小說推薦九日焚天九日焚天
这一首诗意境之高远,用语之绝妙,简直令人叹为观止。
殿试每两年一次,帝国举行以来,已不知有多少次,流传出来的诗文更是成千上万,但从未有出现过能引动如此天地异象的诗文。
便是连太傅都不得不承认,这首诗已经达到了一个足以让一众太士仰望的境界。
整个厚学殿一片死寂,除了刘官玉的声音悠然缥缈。
直到他诵读完诗作半晌,那百兽朝王,鱼跃大江的异象才慢慢消失。
震惊不已的众人,这才渐渐清醒过来。
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九日焚天 txt-第九百七十章 你若不服,我便再踩你一次看書
“公主的诗文真是意境深远,震古烁今啊!”太士院院长感叹道。
“三生有幸,三生有幸啊!”太傅喃喃道,似乎脑袋还有些晕。
“太士院,可以宣布名次了!”国主莫静志定了定神,威严道。
太士院院长清了清嗓子,眼神扫视一圈,眼见国主并无异色,便大声道:“本次殿试之诗文比赛,第一名是公主莫静瑶,第二名是太子……”
他宣布完毕,便看向国主。
莫静志点头示意,然后道:“此次比赛,很精彩,大家的实力都有长足的进步,我很高兴,特别是长公主莫静瑶表现惊人,可圈可点!”
国主的声音在大殿内悠悠回荡,众人听在耳内,心情却是大不一样。
太子失落,二皇子不甘,七公主却是有些歇斯底里的癫狂。
“本轮比赛名次,大家可还有何异议?”国主问道。
听到国主如此一问,七公主大喜,如同溺水之人抓住了一根稻草。
“莫静瑶,你敢说,那诗真是你自己所做吗?”她大声责问道。
这突如其来的责问,瞬间引起了众人的注意和反感。
莫静瑶现场作诗,而且引动三生有幸的如此天地异象,难道还能有假不成?!
便是连莫静志的眉头,都微不可察的皱了一下。
“七公主,你这是什么意思?”刘官玉大声反问道,气势十足。
此时乃是他控制莫静瑶之身体,自是一改往日柔弱模样。
大殿内所有人俱都一怔。
今日之莫静瑶,有些奇怪,更是与以前不同,强势无比。
“嘿嘿,我什么意思你最清楚!”七公主冷笑,“你有几斤几两,我们大家还能不清楚?如此高水平的诗文,你可能自己做出来吗?”
“你说,我是抄袭?”刘官玉冷冷问道。
“绝对是你抄袭!而且,我还知道你抄袭谁的!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七公主不住冷笑。
听到七公主如此一说,众人不禁开始小声议论起来。
莫静瑶此次的表现,实在是太过亮眼,也很难让人接受。
当然,能顺便打压一下长公主,也是众望所归。
少一个人来分享权力,何乐而不为!
“这真是滑天下之大稽!这是我现场所做,大家有目共睹,还能有假?!”刘官玉不屑冷笑。
“如此高水平的诗文,哪是你这种人所能做出来?便是连太傅也不能,何况是你?”七公主只觉有些莫名的兴奋,大声说道。
“如果我作不出来,那你说,这诗是谁做的?”刘官玉眼神一冷。
“前一段时间,我听说父皇做了一首绝妙好诗,想必便是此诗了,莫静瑶,你居然胆敢抄袭父皇的诗作到这里来卖弄,难道你以为我们都是傻子吗?”
七公主站了起来,目光锐利,气势汹汹,纤手一指莫静瑶,大声喝叱道。
“真是这样?!”
大殿中,立时炸开了锅,哗然一片。
众人一时间有些懵逼。
看诗文所引动的天地异象,不像是作假,但七公主如此言之言之凿凿,似乎又胸有成竹。
于是,众人的目光,情不自禁的汇聚到了国主莫静志身上。
莫静志脸上掠过一抹异色,但马上恢复正常,众人凝视一番,竟是什么也看不出来。
而且,莫静志微微一笑,却是只言不语。
一时间,等待国主解释的众人,也没辙了。
于是,又将目光汇聚到了刘官玉身上。
“老实交待,还可从轻发落!”七公主居高临下,神情轻蔑无比,仿若一切尽在掌握中。
“我从未做假,何须交待?!反倒是你,如此穷凶极恶的污蔑我,是何居心?!”刘官玉气势一震,目光如电,冷冷的盯着七公主。
“我,我只不过是要揭穿你的假相,不能让你蒙蔽了父皇的双眼!”七公主强自镇定。
“事实真相,英明无比的父皇自然心中有数,何须你来维护,反倒是你,将如此用心险恶的手段,呈现在这堂堂正正的殿试之上,简直有辱国体!”
刘官玉傲视全场,大声喝道。
“更是,有辱父皇的尊严!”
如此犀利至极的言语,仿如一道晴天霹雳,将七公主劈的外焦里嫩,慌乱不堪。
众人亦是心中震动。
莫静瑶的表现,惊呆了众人。
这还是以前那位柔柔弱弱,委曲求全的长公主吗?
前几日群英会上大放异彩,震惊了众人,今日殿试,不仅诗文绝妙,而且语言上犀利无比,气势上更是锋芒毕露,如同破袋之锥。
无论如何,也掩盖不了她浑身闪耀的华光。
“父皇,恕我放肆,”七公主深深一辑,“我要求她再次做诗一首,倘若还是如此水平,我便相信了!”
国主莫静志微微一笑,意味深长的问道:“长公主,你意下如何?”
“父皇如有所命,焉敢不从?!”刘官玉铿锵道:“但我也有一个要求!”
“讲!”莫静志道。
“如果我做不出来好诗,情愿贬为平民,倘若我做出来了,七公主的每年俸禄减半,也算是为帝国作贡献!”刘官玉冷声说道。
“你……”七公主一怔,没料到刘官玉如此果决,而且手段如此狠辣。
倘若俸禄减半,那么,她的实力立时锐减,到那时,不用别人赶,恐怕她都要被逐出权力中心。
但还未待她想好对策,莫静志已是一挥手:“准了!”
七公主万般无奈,只好期待刘官玉大意败北。
但是,无情而残酷的现实,给了她一记狠狠的耳光。
在万众瞩目之下,刘官玉再次挥毫泼墨,即兴做诗一首。
三生在幸的奇异景象,再次显现!
刘官玉傲然而立,轻声吟诵。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乱石崩云,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人间如梦,一樽还酹江月。”
伴随着他的话语,百兽朝王,鱼跃大江的文道天象赫然在目。
整个厚学殿内的人,全部都被震惊的目瞪口呆,如同石化一般。
如此气势万千,格调高远的诗作,如同一道神雷凌空而下,把众人劈的体无完肤。
这一诗文,比之先前那一首,略略更胜一筹。
在这一刹那,一种无形的压力,犹如滔天巨浪般席卷而出,瞬间弥漫了整个大殿。
时间仿佛在此时静止了下来,大殿中一片死寂,针落可闻,只有刘官玉的余音久久回荡。
刘官玉是否有作假,已经不言自明。
七公主的脸色,唰的一下变得苍白无比,双眸失神,心情瞬间跌落万丈深渊。
刘官玉这一绝妙诗文,仿佛一巴掌狠狠的甩在了她的脸上。
可悲的她,既没有想到开头,更没有想到这种结尾。
“太傅,你看此诗文如何?!”莫静志沉声问道。
这还用问吗?
这是就和尚头上的虱子,明摆着。
但太傅还是恭恭敬敬的答道:“禀报国主,此诗文比之先前那一首,至少不相上下!”
其实,是更胜一筹,但既然七公主有先前一说,他倒不好说此诗更强了。
万一,那诗是国主所做呢?
即便不是,也不能拂了国主的面子。
这太傅之心思玲珑巧妙,也真是堪称一绝了。
“既如此,那便是长公主没有作假!”莫静志一锤定音,“七公主的俸禄,减半!”
“嗷呜!”七公主惨叫一声,浑身立时瘫软下来,如同被抽走了所有的力气,跌坐在条桌后的椅子上,一时间竟难以起身。
“诗词比试结束,下面是奏章解答!”太士院院长大声道。
立时,有人迅速离开去取奏章了。
趁此空闲,刘官玉解除了和莫静瑶的神念融合。
莫静瑶使劲摇了摇头,似乎刚刚睡醒一般。
刚才虽然是刘官玉以神念控制了她的身体,但大殿中所发生的一切,她还是清清楚楚。
她眼眸中泛起深深的震惊,回头深深的看了刘官玉一眼。
而此时的刘官玉,也有些懵逼。
以他的实力,应该发挥不出如此水准。
但不可能的事情,偏偏发生了。
这必定有高人相助。
几乎不假思索的,他便将目标人物聚集到了天意居士身上。
“是先生暗中出手,以通天手段相助?!”他轻声问道。
天意居士微微一笑,没有回答。
但刘官玉却是立时得到了肯定的答案。
天意居士,不愧是能够窥探天意之人!
这种神通,杠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