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5iih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第九特區 僞戒-第一六四七章 徐洋來川鑒賞-fn871

第九特區
小說推薦第九特區第九特区
察猛这个钢铁老直男谈恋爱了,这让秦禹确实挺意外的。
办公室内,秦禹看着察猛好奇的问道:“呵呵,你咋跟黎主任勾搭上的?”
“大家都是成年人,一个眼神对上,那啥不懂啊。”察猛有点装的说道:“回头聊细节昂,晚上我请个假。”
“呵呵,行。”秦禹点头:“我给你假,你去吧。”
“那我走了哈。”
“去吧。”
俩人聊完,察猛脸上挂着微笑,屁颠屁颠的跑了。
“哎,铁树也开花了,挺好。”秦禹重新坐在椅子上,心里非常开心。
察猛也三十多了,这些年他跟着秦禹,就像是三国里的赵云,一身龙胆,出生入死,尽心尽力,不知道进了多少次医院大修,弄的满身都是伤,但警卫这个活儿,上升通道是很固定的,秦禹也几次想把他下放到部队里当个军官,不过察猛本人没啥兴趣,他只想呆在秦禹身边,所以到现在职位也不高。
圣道凌天 弄香
不过在师部里,任何军官都得给察猛三分薄面,用大家的话说就是,人家毕竟是秦老黑的枕边人,得罪不起。
现在好了,察猛偷摸处了个对象,把自己后半辈子的问题也解决了,秦禹是真的挺开心的,起码组织不用操心包分配的事了。
坐在办公室又工作了一会,秦禹才洗漱回房睡觉,而今天陪他的是丧少。
……
九 域 神 皇
第二日。
笙歌醉梦 清河坊间
师部小会议室内,秦禹轻声冲着金泰洙介绍道:“我松江的兄弟,徐洋!”
“你好!”金泰洙穿着西装,伸出了手掌:“金泰洙。”
“你好,你好!”徐洋也起身跟对方握了个手。
双方简单认识了一下后,重新坐在了各自的位置上。
“老金,你给徐洋介绍一下情况。”秦禹端起茶杯说道。
“好。”金泰洙点了点头,插手看着徐洋说道:“你要接触的人叫高桥,今年五十岁,他曾在五区伊市经济署当过署长,也在大区商业部当过副部长,同时分管了五区盛华贸易公司,是个很有实权的人物。”
徐洋点头。
“这个盛华贸易公司是五区日系派系控制的官企,也是分管盐岛部分股权的子公司之一。”金泰洙继续介绍道:“大概三四年前吧,盛华贸易的股份进行了重组,上层开始对外引资,高桥可能意识到盐岛未来是个金窝,就以质押的方式,把盐岛股权给放出去了,但资金进来的主要目的,就是他要窃取盐岛股权。”
“这么干,上面不查他吗?”徐洋有些疑惑的问道。
“盐岛股权是在盛华贸易名下的,高桥又是一把手,公司的管理团队都听他的,所以他暗中的搞的一些操作,上层是不知道的。”金泰洙话语详尽的解释道:“况且,在商业运作上,公司资产质押是一件很复杂的事儿,不是局内人,很难了解详情,在加上高桥在上层也有很多政治关系,如果他没有被特殊部门盯上,是没人愿意查他的。”
“我懂了。”徐洋点头。
“但现在五区上层已经成立了中立资本机构,在回收盐岛股权,所以留给高桥拖延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如果盛华股权迟迟没有交上去,他也难躲过衙门的快刀。”金泰洙看着徐洋说道:“你和他接触,就一个字,快!”
“尺度呢?”徐洋问。
秦禹思考了一下:“价格最多就是一个亿一股,如果他同意,我马上搞钱收他股份。”
“如果他要坐地起价呢?”徐洋逻辑很清晰的问道。
我的次元聊天室 青空大魔王
秦禹皱眉沉思半晌:“那就先把人请回来在谈?”
“我同意。”金泰洙立即点头:“现在外围都在盯着盐岛股份,我们自己也没有多少时间了,不要跟他搞拉锯战,如果谈判陷入僵局,那就把他请回来在说。”
“好。”徐洋点头。
“大致就是这个范围,他的基本资料,我会给你弄一份详细的,你自己看一下。”金泰洙扫了一眼手表:“他盯的是三天见面,现在还有两天,我们各自准备一下。”
“没问题。”徐洋应了一声。
“那就这样?我去给林成栋和周证打个电话?”金泰洙看着秦禹问道。
“好!”
“嗯,那你们先谈。”金泰洙起身离去。
小会议室内,秦禹帮徐洋点了根烟,轻声说道:“老金可能现在还不想公开抛头露面,找了一些借口,不去见高桥,所以我才给你打的电话。”
“嗯。”徐洋点头。
“本来这事儿我想让小祁去干,但他上次伤了,目前在医院疗养呢。”秦禹看着徐洋说道:“这次只能麻烦你跑一趟了。”
“没事儿,我也休息挺长时间了。”徐洋笑着回道:“出来干点事儿,总比呆着强。”
“嗯。”秦禹吸了口烟,低声继续说道:“你千万记住哈,现在外围不少人都在盯着盐岛的股份,就连浦瞎子在暗中都插手了,所以你一定要注意安全,要有自己的判断能力!”
“你放心,我有数的。”徐洋点头。
“好,你在这儿先呆两天,高桥那边回信儿了,你就动身!”
“没问题!”
狸猫仔仔
二人商量完后,一块起身去吃了个饭。
……
两天后。
宋英俊按时给高桥打了个电话:“呵呵,在什么地方见面啊,高桥先生!”
“硫黄岛吧!”对方沉默了一下说道:“那里三不管,大家都安全!”
宋英俊斟酌了一下:“好的,没有问题。”
“明天晚上八点。”高桥低声说道:“我从伊市开完会,就立马飞过去。”
“好的,祝你们谈的顺利!”
“我也希望顺利,如果细节没问题的话,我可能很快就会和你在川府见面了。”
“非常欢迎你来到美丽的川府!”
二人扯了几句,结束了通话。
师部大院内,秦禹皱眉冲着徐洋问道:“你手里没人的话,我从南沪调过来一些?”
“不用。”徐洋摆手:“人我还是有的,已经到了。”
“可以啊,徐总。”秦禹一笑:“多年未出手,影响力还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