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9yhb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我有一座藏武樓-第七百三十四章 平平無奇的志向鑒賞-pzdvh

我有一座藏武樓
小說推薦我有一座藏武樓
段毅神色恍惚,眸光由亮转清,宛若出鞘之剑的斜飞双眉渐渐舒缓。
脸上表情恬淡,肌肤表面泛着淡淡的金辉,好像洒了金粉,自有一股冲虚淡泊,宁静悠远的气息。
亿万BOSS:盛宠天价萌妻
“指玄经,既是经典,又是武学,既可炼神,又能让人领会天道与人道之妙。
三十六指诀,便是三十六门通天之道,若是资质过人,悟性超凡,又有足够武学智慧和积累之人,足可从中悟出惊天动地之武学。”
经典当中蕴含道理,彻悟道理,以武道显化,就是惊世武学。
有人能从道德经中悟出太上忘情之法,有人能从逍遥游当中悟出北冥鲲虚之道,有人能从易经中悟出凌波微步,降龙霸道之掌……
那么,段毅从指玄经中悟出绝世武学,也并非一句妄言。
就比如方才,借助指玄经的日君诀,段毅得以透过心灵,精神,参悟大日之道,体内诸多窍穴齐齐张开,吞纳自晴空之上涌下的天阳元气,自发淬炼阳火精气,浑身有若一座熔炉。
气血熔炼,真气团团化作火海在体内烧起,锤锻稀微的杂质。
更多的收获,则是其所学一阳指,还有从武库当中所得多部阳刚武学,都大有所得。
陰陽家日記 畢公高
想来,假以时日,以日君诀为本,多部阳火类武功为枝干,足可演化出一门更强的神功,杀伐征战,纵横千里,莫可抵挡。
“外公,这指玄经博大精深,实乃是武道至宝典籍,段毅受益匪浅。”
段毅回过神来,压下心中的悸动,脸色红润,带着些欢喜和满足说道。
不过是草草的参悟一番,段毅便有一种精神饱满,心灵沉静厚重的感觉,某种虚假,虚浮,尽数被转化成踏实。
假以时日,他必会在炼神一道上,有大成就。
凤凰花湾 兰灵草
有的时候,人差的不是努力勤奋,也不是天资不足,而是无门而入,那种痛苦,不是一般人能想象的。
但一旦彻底推开那座那门,没了阻碍,便可沿着既定的路线,突飞猛进,段毅便是这样。
指玄经带给段毅的惊喜还不止如此。
此经玄奥莫测,内容晦涩高远,当中有降伏心魔,炼化心魔的道家手段,今后段毅修行,应该是与走火入魔无缘了,一些武学对心灵的影响,渗透,也会被降低,甚至彻底驱散。
五行龍騰訣
种种好处不胜枚举,总而言之,学会指玄经的段毅,再也不缺神功秘籍。
此时此刻,他足可带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偏安一隅,老老实实的以时间堆砌修为和底蕴,消化目前所有的积累。
司禮監 傲骨鐵心
过个三五年重出江湖,其武功彻底融会贯通,纵不能一举夺得天下第一,但当世可与其论武者,也是没有多少了。
现在段毅差的就不是武功,而是时间。
黄天魔尊眼力毒辣,看出段毅现在的问题之所在,问道,
“毅儿,你现在武功绝顶,只是可惜练武时间还是太短,必须经历时光洗礼,磨砺,才能真正厚重起来,完成蜕变,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他看得出段毅有一股子锐气,锋芒毕露,这也是自己这外孙能在短短两年时间练出今日这般武学的一个不可或缺的要素。
然而,过刚易折,正如他先前所说,段毅往后的路子,不在于有多少奇遇,也不在于和旁人厮杀打斗,而在于踏踏实实的认真修行。
但这一步,又是何其之难?
段毅可不是一般的武者,他少年得志,而今名满江湖,会舍得这花花红尘世界吗?
磨砺出锋芒容易,收敛锋芒则很难。
段毅并不清楚自己外公的心中担忧,看了看黄天魔尊和月娇奴两人,有点不好意思,脸带羞容道,
“外公,月大姐,我这次带月儿回孟州,其实是打算汇合其她几个红颜知己。
大家齐聚一堂,增长实力,也算是隐居避让镇北王府和朝堂之间的争斗吧。
妖狐修真傳說 諸行無常
这个时间或许会很长,而且我也没什么大的志向,只希望能在有生之年,成就如达摩祖师,三丰真人一般的成就。”
段毅这一番话好悬没把黄天魔尊和月娇奴一口气憋住,还达摩三丰真人的成就,你怕是要上天啊。
两人眼神古怪的看了眼段毅,尤其是黄天魔尊,哈哈一笑,摇头无语道,
魔主入侵 午夜狂响曲
“你这孩子当真是有鲲鹏之志,若真能做到你的目标。
那千古王朝,百年世家,镇国大宗,对你而言,又算的了什么?
纵我视若神明的应教主,怕也要输你一头,你将成为江湖武林,永恒不朽的神话传奇。”
收敛巨额财富,掌控庞大势力,一言决生死,种种都是野心欲望的产物。
但对比起段毅的这般野望,那真是差了不止一个层次。
毕竟神州大地,自古至今,浩浩荡荡历史长河岁月,亿万万生灵,也只出了那么两个无上绝代大宗师,若是他成就第三人,那么,将被历史铭记,被武林膜拜。
黄天魔尊很快又反应过来,眉头一皱,有些意外道,
“你刚才说红颜知己们?都有谁?”
段毅有些尴尬的咳嗽了一下,不过还是一五一十的交代清楚,
“月儿您见过了,还有百花谷的郭晴,北方魔教的丁玲,绝命长老的弟子,天魔琴主,琴心。
对了,我还很喜欢如今四大神捕之一,杨烈的女儿,六扇门捕头杨无暇,只是她的态度,孙儿还不确定。
不过孙儿有信心,将来肯定会拿下她。”
听着段毅嘴里吐出一个又一个的名字,貌似很多还都和他定情。
黄天魔尊和月娇奴的眼神,脸色,比方才更要怪异几分。
尤其是月娇奴,本来对段毅是尊敬,敬仰,崇拜,还有丝丝姐姐对弟弟的宠爱,但此时,都化作女人对花心男人的鄙视。
心中不禁暗道,
“当初初见少主时,他是多么单纯,善良的一个孩子,怎么现在如此花心,在感情上不明不白,莫非,是跟着白希文学坏了?”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魏州某位白姓男子正操劳宗门事物,突然打了个寒颤,一股凉气从脚底升到天灵盖,却又莫名其妙,浑然不知自己已经被未来老婆当成教坏段毅的罪魁祸首了。